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【无障碍】

清风广角

村务监督员

发布时间:2020-07-06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清水村接镇里通知,要求推荐上报一名村务监督员。这村务监督员是干啥的?就是对村里党务、村务、财务进行监督,说白了就是找一个人盯着村干部,不让村干部乱用权乱用钱。

推荐什么人当这个监督员,可是马虎不得。

现任村支书余中正不是清水村人。年初,原支书关亲顾友、大吃大喝,被撤了职,这才将余中正从洪源村调到了清水村。

到任时间不长,余中正对村里人还不太熟,其他几个村干部一合计,推荐了一个监督员的人选——岭上小组的曹明胜。

曹明胜曾经是村小学的代课老师,识文断字,为人正直,左邻右舍相处不错。最重要的是,曹明胜性格随和,好说话,从不争强好胜。

这太好说话了,不一定能干得好吧?余中正心里想着,却没有说出来,毕竟村干部推荐的人肯定有他们的理由。思索良久,余中正说,要不这样吧,我们举手表决。

五个村干部,四个举了手,唯一没有举手的,就是余中正。

少数服从多数,就曹明胜。余中正说。

曹明胜教书十几年,村里好些人都是他的学生,这对村里工作也是有帮助的。

余中正上任不久,镇里一个道路项目,涉及到征田拆房。工作挺难做,有几个村民漫天要价。曹明胜虽然不是村干部,却主动请缨,三下两下,工作便做通了。

余中正由衷地表示感谢,曹老师,真是太谢谢你了。

曹明胜说,修桥铺路这是好事,应该的。再说了,我们的目的不都是为了村子好吗!

这话,说得余中正心里很是舒坦。

然而之后发生的事,却让余中正舒坦不起来了。

县交通局一个股长,带着两个人来检查验收项目,也是为了村里的事。不请吃个便饭自己心里过意不去,余中正便在路边小店安排了一桌,还没吃两口呢,曹明胜闯了进来,张口便指出余中正违反村级“零招待”规定,弄得余中正下不来台不说,连股长也得罪了。

当然,这次吃饭是余中正自掏腰包。

再说一个自来水安装项目吧,资金是镇长给争取来的。虽然镇长并没有明说,但镇长的大舅子找了余中正,余中正召开了村干部会议,准备将项目给镇长大舅子,理由说了一大堆。曹明胜列席了会议,只说了一句话,余书记,我听说,这镇长的大舅子,跟你在部队是战友吧?

就这一句,点中了余中正的要害。

一而再再而三的,曹明胜让余中正很是无奈。

余中正私下对几个村干部发牢骚,你们都说曹明胜好说话,人随和,他这叫好说话?

也有村干部去找了曹明胜。曹明胜说,余书记是“一把手”,不盯他盯谁?

这话,没毛病。

余中正也是没招了,大事小情,严格按照规矩办,丝毫不敢马虎。如此,曹明胜虽然依旧眼睛瞪得老大,但渐渐地,毛病是越挑越少。

如履薄冰,余中正在清水村当了三年村支书。

村务监督员聘用期为三年,当然,也可连任。几个村干部都觉得这几年余中正受了“委屈”,有人就提出调整曹明胜,其他人也跟着附和。余中正没有表态,他想了想说,当年推荐就是举手表决的,老规矩,还是举手吧。同意继续推荐曹明胜的,请举手。

五个村干部,四个没举手,唯一举手的,却是余中正。

这算怎么回事?村干部都不明白。

余中正淡然地说,三年前,我到清水村任支书,村里的告状率全镇第一。三年过去了,如今还是第一,却是倒数第一。

这跟曹明胜有什么关系?大家问。

你们说呢?余中正笑吟吟的,讳莫如深。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然后都笑了,一个个举起了手……

(熊磊作者单位:江西省上饶市纪委监委)

主办:中共北京市通州区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北京市通州区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©
政府网站标识码:1101120001 京ICP备 200152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1838号
电话:010-69543337 地址:北京市通州区运河园路4号 邮编:101100 技术支持:北京市通州区信息中心